蛋殼公寓被政府約談!拖欠上千業主房租要求減租 租客租金卻照扣

  • 利空
  • 利空
  • 利空
  • 利空
  • 利空
來源:中國證券報 時間:2020-02-15 08:54:00
一邊拖欠著業主的房租不給,催促他們減免房租,另一邊卻對租客2月的房租照扣不誤!國內長租公寓平臺——蛋殼公寓一系列的操作讓業主和租客既詫異又心寒。他們認為,這是蛋殼公寓在利用疫情變相“賺錢”。

  一邊拖欠著業主的房租不給,催促他們減免房租,另一邊卻對租客2月的房租照扣不誤!

  國內長租公寓平臺——蛋殼公寓一系列的操作讓業主和租客既詫異又心寒。他們認為,這是蛋殼公寓在利用疫情變相“賺錢”。

  中國證券報記者經過多方調查了解到,對于蛋殼公寓的上述做法,北京、深圳、杭州全國多地的蛋殼公寓業主已經開始集體投訴,其中僅深圳地區就有至少上千名業主參與。對此,蛋殼公寓回應稱公司正在逐一解決相關情況,業主可撥打客服電話進行協商。

  2月14日,中國證券報記者獨家獲悉,針對這一事件,深圳市住建局已經約談深圳蛋殼公寓相關負責人,要求其高度重視此事,及時組織法律專業人士參與研究制定解決方案,積極與業主進行溝通協商,按照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妥善處理相關問題。深圳市住建局將密切跟蹤關注事件進展情況。

  “免租”真相直擊:

  業主停付租客照扣

  “2月2日接到蛋殼公寓工作人員電話,考慮到當前疫情的影響,讓我免掉今年2月份的租金。在我還沒同意的情況下,直接停掉了我2月份的付款?!?月13日,深圳市民吳女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,自己目前在深圳南山某小區有一套89平的房子委托給了蛋殼公寓管理出租,按照之前跟蛋殼公寓的合同約定,蛋殼公寓應該在2月10日支付今年2月份的房租,但直到目前仍未收到。

蛋殼公寓付款計劃截圖顯示,2月份房租支付日期為2月10日

(來源:受訪者供圖)

  “蛋殼公寓一邊單方面停付了我2月份的房租,另一方面卻已經從租客那里提前扣掉了2月份的房租?!眳桥勘硎?,在蛋殼公寓要求自己免租一個月后,自己曾聯系過租客,得知早在1月下旬,蛋殼公寓就已經通過合作銀行提前扣除了租客的2月份房租。

  在吳女士的一位租客提供的扣款截圖中,記者看到,在今年1月22日,蛋殼公寓確實已經通過合作銀行扣掉了租客的房租。

租客的房租扣款截圖

(來源:受訪者供圖)

  吳女士表示,在上述情況發生后,自己曾多次向蛋殼公寓反映,但直到目前仍沒有得到明確答復?!爱敵醢唇屹徺I的這套住房,月供2萬5千元,現在蛋殼停付房租,壓力很大?!?/p>

  在深圳寶安區,業主朱先生的遭遇和吳女士類似,今年2月10日以來,自己同樣被蛋殼公寓停付了2月份的房租。為了避免損失,朱先生在多次和蛋殼公寓方協商未果的情況下,無奈上門在自己房子的大門外張貼了一張“告示”,將蛋殼公寓強制要求自己“免租”并單方面停止付租的情形告知租客。

  小晗租住的房子被業主貼上了“告示”

(來源:受訪者提供)

  在告示中,朱先生告訴租客,自己從2月10日起就沒有收到蛋殼公寓方的房租,根據合同,如果蛋殼公寓未能在未來15個工作日內付房租,自己將單方面解除租房合同。同時,這位業主還提醒租客,讓租客盡快聯系蛋殼盡快搬離本房屋,保障自己的合法權益。

  2月13日,記者聯系到朱先生房子的一位租客小晗,小晗告訴記者,自己已經在2月初就已經被蛋殼公寓的合作銀行方扣除了本月的房租。

小晗2月份蛋殼公寓扣款記錄

( 來源:受訪者供圖)

  小晗對于蛋殼公寓要求業主減租的事自己并不知情,自己也從未申請過相應“減租”的優惠。如今莫名被卷入這場紛爭,自己有些郁悶。

  業主集體投訴:

  抵制借疫情變相“賺錢”行為

  2月14日,記者通過業主自發建立的業主投訴群了解到,僅深圳一地蛋殼業主投訴群就已經有多個,其中一群、二群入群人數均已接近500人上限。

  一位業主代表告訴記者,目前通過網絡等渠道征集到的業主已經上千人,根據初步統計情況,這些業主日前都收到了蛋殼公寓要求免租的通知,很多業主2月份的房租已經處于拖欠狀態。此外,還有部分業主在多次明確表示不免租的情況下,收到了蛋殼公寓方要求解除租賃合同的通知。

蛋殼公寓深圳公司辦公室

(來源:受訪者供圖)

  這位業主代表說,他曾多次撥打蛋殼公寓熱線反映情況,在明確表示拒絕減租后,蛋殼公寓方表示會有法務人員跟進協調。但截至目前,自己并未接到來自蛋殼公寓法務人員的電話。

  “現在蛋殼一邊要求業主減租1個月,另一邊卻沒有將相對應的補貼給到租客。很多業主都懷疑蛋殼公寓在從中牟利?!鄙鲜鰳I主代表告訴記者,蛋殼公寓明面上告訴租客是在“協商”減租,但實際上已經出現大面積停付業主房租行為,本身就已經存在違約。此外,從蛋殼公寓目前給出的租客“關懷”政策來看,其補貼力度和范圍與要求租客免租之間并不相匹配,這里面可能存在很大的“差價”。

  對此,2月13日,蛋殼公寓品牌公關部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予以了否認。該工作人員表示,蛋殼公寓不但沒有“賺差價”,實際上對租客還實施了“超額補貼”,實際補貼金額除了業主免租的部分,蛋殼公寓自己也在出錢補貼。目前只有部分業主接受了“免租”條款,但實際領取補貼優惠的租客可能遠遠大于業主的數量。

  不過,對于蛋殼公寓的這一說法,很多業主表示并不能接受。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蛋殼公寓按照全國不同區域,要求業主提供1至3個月不等的免租期。在租客端,目前給出的優惠方案是提供10天的租期延長,或者相當于10.8天租金的“關懷代金券”。

  深圳住建局:

  已約談蛋殼公寓深圳負責人

  蛋殼公寓品牌公關部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公司資金鏈不存在問題,相關業主及租客反映的問題公司正在努力解決。對于蛋殼公寓大量業主被要求“免租”,蛋殼公寓表示,目前確實正在跟全國各地的業主逐一協商,現在還有一部分業主未能接受免租方案。

  對于在沒有經過業主同意情況下,便單方面停付業主房租的行為,蛋殼公寓工作人員表示,自己對相關情況還不太了解,將反映給相關同事幫助解決問題,建議業主向公司反映具體情況。

  2月14日,深圳市住建局表示,已經約談深圳蛋殼公寓相關負責人。深圳市住建局要求蛋殼公寓高度重視此事,及時組織法律專業人士參與研究制定解決方案,積極與業主進行溝通協商,按照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妥善處理相關問題。深圳市住建局將密切跟蹤關注事件進展情況。

  蛋殼公寓成立于2015年1月,借助互聯網和長租公寓風口,規模發展迅速。今年1月17日,蛋殼公寓成功在美國紐交所上市,股票代碼“DNK”。

  根據蛋殼公寓招股書,截至2019年11月30日,蛋殼公寓已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等13地落地,管理公寓數達43.27萬間,相比2015年底的2434間增長約170倍。雖然規模擴張迅速,但蛋殼公寓當前仍深陷虧損之中。招股書顯示,其最近三年來累計虧損金額高達41億元人民幣,2017年、2018年,公司分別凈虧損2.72億元和13.69億元。而2019年前9個月,公司凈虧損高達25.16億元。

分享到:
冰球的英文怎么写